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悦读

品味文化之纯粹,解密历史之真相,激扬文字,感悟人生,好书与您共分享

 
 
 

日志

 
 

张竟无:民国大学与现代大学的5大不同  

2013-03-01 09:38:10|  分类: 民国胜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校长是可以作主的

当年,蔡元培初任北大校长职,在《东方杂志》上看到一篇长文《究元决疑论》,于是聘该文作者到北大教“印度哲学”。作者不敢应承,说自己只是初涉佛典,于“印度哲学”实无所知。蔡校长于是反问:“你说你教不了印度哲学,那么,你知有谁能教印度哲学呢?”作者说不知道。于是蔡校长就说:“我们亦没有寻到真能教印度哲学的人。横竖彼此都差不多,还是你来吧!”作者很感动,答应赴北大任教。这位作者就是梁漱溟。(梁漱溟:《我到北大任教》) 

当年,蔡元培校长在北大正式招收女生,受到一些人质疑:“兼收女生是新法,为什么不先请教育部核准?”蔡校长的回答是:“教育部的大学令,并没有专收男生的规定;从前女生不来要求,所以没有女生;现在女生来要求,而程度又够得上,大学就没有拒绝的理。”(蔡元培:《我在北京大学的经历》)蔡校长的想法是:文件未规定的,正好可以办。

二、教授是可以治校的

当年,清华教师对学生之要求,是很严的。据说机械系刘仙洲老师所讲课程,除期终考试外,至少一月一小考,或两周一小考,甚或一周一小考,外加突然之“临时测验”。考试时刘仙洲与其助教吴仲华、郭世康三人前后监考,发现作弊即以“零”分处。交卷必须按时,迟交不收。某次有学生迟迟不交卷,待到监考人收完卷子跨出教室后才交,刘仙洲当场撕其卷。(黎诣远:《刘仙洲与清华》) 

当年,中国仅有的几所工科大学,如北洋大学、南洋大学等,多延用洋教师,土教师亦大多自留洋归来,教师用洋文,讲课用洋语,否则就被视为“不够程度”。刘仙洲先生看不惯,从一九一八年任教开始,就始终坚持用汉语授课,并发愤编写中文教材。慨叹:“长此以往,我国学术无法独立,国将不国。”(黎诣远:《刘仙洲与清华》) 

当年,蔡元培辞北大校长职,又被教育部请回。到校后向全体学生发表演讲,说北大应效仿德国,组成健全之教授会,由教授会公举校长及学长,彻底实现“教授治校”。(蔡元培:《我在北京大学的经历》) 

当年,蒋梦麟代理北大校长职,到校就跟学生讲:“诸君当以学问为莫大的任务。”“救国当谋文化之增进,而负此增进文化之责者,惟有青年学生。”后来,蔡元培重回北大复职,北大再度改组。以评论会为校中最高立法机构,会员由教授互选,教务长、总务长及各院院长为当然会员。评议会之职权为:制定各项规程、授予学位、维持学生风纪。北大自此走上“教授治校”之路,“学术自由”、“教授治校”、“无畏追求真理”成为治校准则。(蒋梦麟:《北京大学和学生运动》) 

当年,清华建立“教授治校”制度,为教育界所称道。一九二八年后,清华有教授会,由全体教授、副教授组成。评议会则由校长、教务长、秘书长及各院院长组成。各院院长由教授提名二人,交校长择其中一人任之,且每两年改选一次,可连选连任,理论上校长之用人权,只限聘教务长与秘书长,故教务会议与评议会议中,代表校长一方面的,也许只有校长本人、教务长、秘书长三人。其余均为教授会选出之代表,占绝对多数。此可保证教授会对于教务有绝对支配权,同时又对政府之干预起一定限制作用。(冯友兰:《五四后的清华》) 

当年,身在苏州的钱穆收到北京大学所寄聘书,北上北大历史系任教。时各学系有一休息室,系主任在此办公,有一助教常驻室中。上课前后,教授们在此休息。教授一到,即有校役捧上热毛巾擦脸,又给泡上热茶一杯。待到上课,早有人将粉笔盒送过去。下课之后,照样是热毛巾热茶侍候。(钱穆:《北京大学杂忆》) 

当年,西南联大继续坚持北大、清华、南开三校“教授治校”之优良传统,并发扬光大之。从校长到校务委员会成员、教授会成员、教务长、总务长、训导长,到各院院长、各系系主任、各研究所所长等,无一不由教授担任(注意,不是先任公职,再利用公权当教授)。此为教授兼职,且兼职是不增加薪水的(兼职者不得减少授课量),纯粹是“义务劳动”。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曾说:“教授是学校的主体,校长不过就率领职工给教授搬椅子凳子的。”(赵瑞蕻:《纪念西南联大六十周年》)

三、学生是可以“不听话”的

当年,北大录取新生有一项特别规定,照顾偏科者。入学考试时若有一门或两门特别出色,但总成绩不上线,仍可以录取你。你尽可专注于你之所好,其他全可从简。你可以英文年年考不及格,却是国内研究金文的权威;你可以还没有上“中西交通史”一课,就写出大部头的《中西交通史稿》交给教授。这是对“偏才”的鼓励,也可以算是“北大模式”吧。 

与之并行的就是“清华模式”,门门功课要求齐整,个个学生要求在水平线以上。你哪一科不行,一定拉你上来;你哪一科太强,一定拉你下来。每年的留学生考试,十年来科目之总成绩,北大总不如清华。要求科科齐整,要求“全才”,可算是“清华模式”吧。(朱海涛:《北大与北大人》) 

后来,“清华模式”占了上风,取代“北大模式”,成为中国教育之主流模式。“偏才”没有了,“怪才”没有了,“大师”更没有了。“清华模式”被糟蹋了,“北大模式”也玩完了! 

当年,民国政府行政院委派教务部政务次长段锡朋出任国立中央大学(简称中大,而非央大)代理校长,学生不服,群起而殴辱之,理由是“反对政客式人物来当校长”。最高当局震怒,下令解散中大,解聘教员,遣散学生。善后由行政院委派之整理委员会处置。(王运来:《罗家伦重建中大》) 

四、大学是为“学术”而设的

当年,蔡元培就北大校长职,到校后第一次演说就讲:“大学学生,当以研究学术为天职,不当以大学为升官发财之阶梯。”

蔡元培有一个理想,以为文理两科,乃是农、工、医、药、法、商等应用科学之基础,这些应用科学之高端的研究,仍然要归到文理两科来。故应有大学专办文理两科,名为本科,其他应用各科,应以办专科高等学校为宜,以示“学”与“术”之区别。(蔡元培:《我在北京大学的经历》) 

当年,罗家伦到国立中央大学就校长职,以“中央大学之使命”为题发表就职演说,说国立大学对于民族国家之使命就是“为中国建立有机体的民族文化”。认为当日中国之危机,政治与社会之腐败非为关键,最重要者在缺乏“足以振起整个的民族精神”之文化。国立大学若不代表“民族的灵魂”,若不承担起“创立民族文化的使命”,不能成为“复兴民族大业的参谋本部”,“便失掉大学存在的意义”。(王运来:《罗家伦重建中大》) 

当年,北京大学开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课程,比如“梵文”,比如“佛学”。北大以之为“绝学”,愿以最重礼遇、最高待遇聘请相关学者到校授课。一年只开一门,一星期只讲一次,每次常只有一人听课。经济上不划算,但北大深知大学不可只算“经济账”,自己既然享有“中国最高学府”之美誉,此处不养“绝学”,则中国文化之某一“学”,岂不因此而“绝种”!(朱海涛:《北大与北大人》) 

当年,无锡国专教室内外,不论早晚,总能听到琅琅书声,“四书”“五经”是要背诵的,《古文观止》是要背诵的,唐诗宋词是要背诵的。它就用“书塾式”的读书方法,在“死记硬背”的讥诮中,以约三十年时间,培养出无数优秀学者:研究诸子群经之王瑗仲(蘧常)、研究诗词骈文之钱仲联(萼孙)、研究古文字之唐兰、研究考古学之吴其昌、研究经学之毕寿颐、研究两汉书之蒋庭曜、研究楚辞之蒋天枢、《星预诗钞》之作者朱星预、史学家魏建猷、研究唐诗之马茂元、研究诗文评述与古籍整理之周振甫、研究文史及图书馆学之鲍正鹄、研究红学之冯其庸、研究近代史与经学史之汤志钧……群星灿烂,驰名中外。(杨廷福、陈左高:《无锡国专杂忆》) 

当年,北大的学术之门是向任何一个愿意进来的人开放的,真正当得起“国立”二字。只要愿意,你可以去听任何一位先生的课,决不会有人查问你是否北大学生,更不会收你几块钱一学分的旁听费。所有北大教授上课,都不会盘查你的来历,都不怕你折他的台。你一个“偷听生”,不但可以听,且听完可以马上追上去向教授质疑问难,甚至写出长篇大论反驳他。他不会拒收,一定老老实实带回去,仔细阅读不止一遍,下次上课时返回他的意见。假如他欣赏你的看法,一定会在各种不同的场合表扬你。北大欢迎所有“肯思想”的,不管你是“正取生”,还是“偷听生”。(朱海涛:《北大与北大人》)

五、一流不是“西化”化出来的

当年,西南联大的教授们,生活很清苦。为避日机轰炸,他们散居各处,每天到校上课,来回至少要步行二十里,石子路上,皮鞋不几天就要打掌。老教授负米数十里外,气竭而不怨。一家四五口,吃的只是豆芽菜煮豆腐。上课时还需用心听警报,闻响即得外奔,闹得几乎无法上课。然这样艰苦的环境中,西南联大却培养出大批科学家、文学家、哲学家、政治家,出类拔萃者,比比皆是。(李钟湘:《西南联大始末记》)

 

遥想大学当年,那里似乎有一条“到一流之路”,用“心灵”修成的一条路,用“精神”修成的一条路。这是一条“旧式的到一流之路”。

现在我们也在修一条“到一流之路”,用“金钱”在修,用“物质”在修。这是一条“新式的到一流之路”。

 遥想大学当年,我们中华民族,在教育上,已经有一条腿迈入了“一流”,只差半步就能成了,如西南联大,如无锡国专。这条“旧式的到一流之路”,我们为什么不去取经呢?

没有“大师”,没有“一流”,一心“海外取经”乃是歧途。在中式教育“全盘西化”(自1912年民国政府取消中小学读经课始)之前,我们是有“大师”,有“一流”的;在中式教育“全盘西化”之后,我们没有“大师”,没有“一流”了。这其中的因果关联,难道我们还看不出!幻想通过“海外取经”而出“大师”,而成“一流”,是梦,是大梦,是噩梦!

 

路就在脚下,只看我们愿不愿意走,只看我们敢不敢走。

中华民族从来就是“大师”辈出的,中式教育从来就是世界“一流”的。怎么到了现在,我们要“大师”,要“一流”的时候,还要花那么多老百姓的血汗钱,送给外国人?

遥想大学当年,遥想三千年中国教育,面对现实,面对现在,惟有仰天长叹,呜呼哀哉!

 

本文内容摘自《民国大学:遥想大学当年》, 东方出版社 2013年1月

张竟无:民国大学与现代大学的5大不同 - 东方悦读 - 东方悦读

 

 

★★★★★★★★★★★★东方好书榜★★★★★★★★★★★★

1、《德龄公主回忆录》 慈禧贴身女官真实披露慈禧鲜为人知的私密生活,太后亲述“宫斗”“夺权”;解密老佛爷与光绪皇帝、皇后的真实关系

2《刀锋下的外交:李鸿章在1870—1901》    李鸿章“以一人而敌一国”的甲午战争;唐德刚评说:“近百年中国史上中国只出了两个半外交家,周恩来和李鸿章算两个,顾维钧算半个。” 

3、《齐白石回忆录》   看昔日木匠如何成为画坛巨匠,堪称最为质朴励志的回忆录,胡适等三位史学大家联合编著的最为权威、最为可信的齐白石年谱资料

4 《梅兰芳回忆录》  梅兰芳以从容、平静的语调讲述了自己的舞台生涯,艰难世道中的梨园前辈,怎样以一种虔诚的态度,付出毕生的精力

4《民国范儿》 《民国底气》  轻松平实的言语叙述民国名人的生平轶事,名士风范与卓绝气度跃然纸上  

5、《民国大学:遥想大学当年》   回望大师身影,探寻民族心魂;温故民国风气,反思当代风潮。遥想的非但是教育的真谛,更是国民的精气神。

6、《民国音乐》     纸上流行音乐初期史。在熟悉的旋律中,看见最真实的民国

   《民国戏剧》     近三十年来首部全面介绍民国新剧流变史的通俗读物

 

 

 

  评论这张
 
阅读(7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