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悦读

品味文化之纯粹,解密历史之真相,激扬文字,感悟人生,好书与您共分享

 
 
 

日志

 
 

蒋介石大怒:军法局长骗钱骗色,杀!  

2013-09-18 10:09:40|  分类: 蒋介石在台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蒋介石从“总统府”下班回士林官邸。谁知就出事了。汽车抵达官邸大门口时,路旁一老一少两个女人忽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哭:“包启黄把我们害得好惨!‘总统’啊,请救救我们……” 

摘自 《蒋介石在台湾》第三部 东方出版社

 

蒋介石大怒:军法局长骗钱骗色,杀! - 东方悦读 - 东方悦读
 


1955年大陈岛撤退后,31日,蒋介石下令:“海军两栖部队司令海军少将刘广凯升任海军副总司令,主管海军军政事宜。”刘广凯正式就职后,蒋介石召见了他,训示说:“你在海军将领中战绩丰硕,表现优良,因此提升你做副总司令,以展布长才。海军现值整建期间,希望你今后帮助梁总司令,好自为之,我对你抱着厚望。”

刘广凯立即说:“报告‘总统’,我决尽忠报效,不负钧座期许。”

当日下午,蒋介石从“总统府”下班回士林官邸。谁知就出事了。汽车抵达官邸大门口时,路旁一老一少两个女人忽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哭:“包启黄把我们害得好惨!‘总统’啊,请救救我们……”

大门侍卫兵立即跑去,驱赶她们。刚好被蒋介石看到,下令司机停车。随即他下车走过来,亲自问道:“你们究竟发生什么事?”

于是,年纪稍大的女人边哭边说,把事情报告蒋介石,请“总统”为她们母女做主。

原来,此事还与大陈岛发生的事情有关。

年初在大陈岛数万国军弹药粮秣补给告急的时候,联勤总部属下物资供应社居然爆发一起数量庞大的盗卖军粮案。此事胡炘日记有如下隐晦交代:

 

依据胡炘的日记记载,刘廉一在大陈的领导统御也出了问题,他在军事指挥上难以服众,在人事政策上被认为另有私心,又几次为了事关防区官兵福利的物资供应社问题而返台,因为他任用亲戚来办供应社而遭致批评。胡炘出任师长之前回台开会,蒋经国指示转达刘廉一,把物资供应社转交联勤办理;刘廉一的回应是停办。后来,《中央日报》还刊载了大陈防卫部物资供应社出现舞弊、内讧新闻。( ①《漂移岁月——将军大使胡炘的战争纪事》,第6162页。)

 

承办处理这一大贪污案的,正是蒋经国掌控的保安司令部军法局。

物资供应社盗粮案主犯即某上校主任。他的妻子很漂亮,听说丈夫犯的是死刑,便在女儿的陪同下,惊恐地赶到军法局局长包启黄的家里求情,苦苦哀求说:“只要我的丈夫能免于一死,包处长要求什么,我们都答应!”

作为军法局局长,包启黄却不是什么好人。孙立人的新一军老部下钟山从凤山第四军官训练班政治队队长离职后,因黄正姐妹案而被蒋经国特务关押,后来在一篇文章中以“包启黄恶贯满盈”为题介绍了此人:

 

1949年至1956年间,军法局局长包启黄,是“好杀”又“好色”的疯狂分子,竟自称为“现代包青天”。

话说,当年“国防部”有个技术总队,总队长为杜长城,在陈明仁保卫四平街战役时,曾立过战功,风头十足,遂成了毛人凤局长的亲信。杜长城自认为英雄,又有毛人凤做靠山,所以如虎添翼、叱咤风云,在台湾横行起来。殊不知,毛人凤既和郑介民对立,又和蒋经国斗法,不知收敛的杜长城,正好成了打击毛人凤的替死鬼,落到包启黄的手里送了性命。

一般的说法是这样的:包启黄把杜案亲呈“总统”蒋公。蒋公画了一个大圈,在圈内批了“枪毙”两字。圈内共有7人,有两三个小参谋,他们的罪行都不至于死。

包启黄当时是才过40的壮年,身材粗健,常到看守所巡视,威风凛凛,所里的人都称他为“花胡子”,意即“好色”。

有一位上校军需主任,是涉及当时不被原谅的“贪污”罪,这位上校据说保有巨大数目的美金,且有一位美丽的太太,她想要花钱求救,岂料正合包启黄人财两得的目的。( ①钟山著:《大冤狱——孙立人案被牵连者亲历记》,见丁涤勋、王伯惠等编:《中国驻印军印缅抗战》下册,团结出版社2009年版,第298页。)

 

这时在台湾凡牵涉贪污罪行几乎无一例外是死刑,何况是蒋经国直接下令查办的贪腐案件,包启黄明知此案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却趁人之危,说:“什么条件都答应?”

母女俩点头:“嗯!”

“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那么,你们立刻给我送金条来,还有,你们做人家妻子、女儿的,要陪我睡觉。”包启黄说。

结果,包启黄收了金条,奸淫了被告的妻女,犯事的军需主任还是被枪决了。

军需主任的妻女遭此裂肝断肠的惨痛,哪里想得通?于是到处告状,可是哪里扳得倒由蒋经国插手且为其部下的包启黄?路见不平,还是有人拔剑相助,见母女投靠无门,便指点她们直接找蒋介石去告状。

因为蒋经国只有父亲蒋介石才能镇住他。

就这样,母女俩跑到士林官邸大门口,拦住蒋介石告状。

蒋介石听完母女的哭诉,有些震惊,耐心地安慰了母女,最后说:“我会为你们处理的,你们回家等着吧。”

第二日,“国防部长”俞大维一上班,就接到蒋介石派人送过来的手谕:“严办包启黄。”

因为罪证明确,且有蒋介石的手谕,俞大维立即交“国防部”情报局(由保密局改组)局长毛人凤办理。深知内情的毛人凤正要报复当初举报杜长城贪污的包启黄,便立即派人逮捕他。

包启黄被毛人凤逮捕后,在蒋经国的暗示下,联勤总部有人立即跑去“国防部”替包缓颊,找到俞大维说:“俞部长,这个人你不能随便办。他如此胆大妄为,背后一定有人撑腰,并且有许多人牵连。要办他,不能不连带要办其他人。但是,那么多人,你办得下去吗?”

包启黄确实是蒋经国的人,但是他的做法伤天害理,禽兽不如,没人不义愤。蒋介石的手谕在此,俞大维本不敢怠慢,也不愿容忍包启黄这样的害群之马,于是回答说情人道:“包启黄伤天害理,可恶到了极点。唯有杀了包启黄,才足以儆效尤。”

“好,很好!”说情人其实也是受人之托,居然转而叫好,并奉承俞大维来了:“俞部长,你这是所谓‘治乱世,用重典’。”

俞大维不以为然地说:“法律的可贵,就在于一个‘平’字!请大家特别留意,军法的标志,是一座天秤;为什么?秤者,平也。国家的处境是很危乱,但我法办包启黄,绝非‘治乱世,用重典’。”

这话让说情人不甚明白,只好告辞回去交差了。

第二日,包启黄就被俞大维下令速办速决,被自己掌管的执法处“执法”,送去黄泉路。钟山记录了自己的狱中见闻:

 

毛人凤终于抓到机会,派人秘密录音及拍照,把包启黄恶劣行为亲呈给蒋“总统”。

包启黄被押送到崇德府和我们在一起约一周,他单独住一间看守人员的寝室,和我们隔离着,当时只有乔家才可以走近,痛快的骂他一顿。

包启黄在一星期后遭枪决了,最不可思议,枪决的场地,是他亲自选择建立的刑场,是新店南坑“国防部”军法局刑场。(《大冤狱——孙立人案被牵连者亲历记》,见《中国驻印军印缅抗战》下册,第298页。)

 

蒋介石提拔刘广凯、惩处包启黄,可谓赏罚分明。这是大陈、南麂岛撤退后的“佳话”。






  评论这张
 
阅读(10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