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悦读

品味文化之纯粹,解密历史之真相,激扬文字,感悟人生,好书与您共分享

 
 
 

日志

 
 

陈冠任:台北市长保官,为蒋介石专修过路大桥  

2013-10-09 09:52:28|  分类: 蒋介石在台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统’车队抵达平交道停车稍候,万一哪个‘匪谍’跳将出来,那太危险了。这桥必须马上去修筑。”

“不过,最大的问题是建桥费用,恐怕我们台北市政府独家难以支持,还希望……”高玉树还没说完,严家淦就接言回答:“可以由‘省政府’协调,大家一起来解决。”

 


摘自《蒋介石在台湾》第三部“曲折的转型”东方出版社20139月版,陈冠任著 


 陈冠任:台北市长保官,为蒋介石专修过路大桥 - 东方悦读 - 东方悦读

 

  

1956年,台北市政府举行复兴桥的通车典礼。

这座复兴桥的意义就在于它是台北市长高玉树上任后绞尽脑汁筹划出来的一个具有超级影响力的市政工程。

这个工程的出台,与高玉树就职之初的艰难窘境大有关系。

高玉树上任台北市长后,座车被警察局没收,上不了牌照,弄得自己尴尬不已。痛定思痛后,他认为必须与政坛上层各界人士理顺关系,为此特地在市长官邸摆上两桌酒席,宴请“省政府”委员。谁知当晚只来了李立柏和张山钟两位委员,其他邀请的客人全部爽约。这给高玉树当头一棒。

高玉树在艰难处境中不得不进行思考,认为解决的办法,就是与“总统”蒋介石攀上关系,自己的地位才能巩固。

可是,他对最高领袖蒋介石知之不多,只知“总统府”和他住的士林官邸在哪里,别无其他更多的了解。于是,他便经常在这两地之间的路段上打转,希翼找到一个突破口。

他仔细观察,很快就有了收获。蒋介石每日由士林官邸到“总统府”上下班,车队沿途要经过圆山、中山桥、中山北路一二段、中山南路、介寿路等地段。蒋出发前,侍从室就沿线布置便衣岗哨。车队经过各道路口时,一律开绿灯。但在中山北路一段,车队却闯行不过去。原来,这里有一处台北通往基隆、宜兰、苏澳的铁路平交道,火车来往频繁,经过平交道时,道口守护员就将栅栏放下,禁止车辆行人通行。蒋介石的车队抵达平交道而适逢火车驶过时,自然也不例外。有时候停车稍候还长达数分钟甚至十余分钟。高玉树当即看到了机会,心想在中山北路上方兴建一座跨越铁路且连通中山南路的陆桥,蒋介石的车队随时都可以畅通无阻了。这个工程完成后,蒋介石不可能不知道,讨好最高层便成功了。

他决定说干就干。但此事单靠他一人的力量,别说修桥,连修桥方案都不可能通过。思考再三,他抱着一丝希望去找可以办成此事的顶头上司、“省主席”严家淦。

在“省主席”办公室里,他向严家淦报告说:“‘总统’每天从士林官邸到‘总统府’上下班,都要经过中山北路,有时遇到火车通过,铁路栅栏放下来,座车只好也跟着停下来,等火车通过。虽然‘总统’有一个四五辆小汽车组成的车队同行,但对安全还是有一定影响。这个时候,安全人员也很担心。我想,是不是由台湾省铁路局会同我们台北市政府,在该处平交道上,兴建一座公路天桥,方便‘总统’出行?”

高玉树说话谨慎小心,本以为严家淦会马上反对,谁知他居然拍手叫好:“这样的桥,好啊!我们必须修。”

接着,他严肃地说,“‘总统’车队抵达平交道停车稍候,万一哪个‘匪谍’跳将出来,那太危险了。这桥必须马上去修筑。”

“不过,最大的问题是建桥费用,恐怕我们台北市政府独家难以支持,还希望……”高玉树还没说完,严家淦就接言回答:“可以由‘省政府’协调,大家一起来解决。”

严家淦为什么这么积极?原来他也正愁没机会讨好蒋介石,这等好事何乐而不为?接着,他站起身,握着高玉树的手说:“高市长,谢谢你啊!我们就是再没钱,也不致于解决不了‘总统’出行难的问题吧!”

就这样,严家淦成为了高玉树建桥的最有力支持者。

几日之后,严家淦就召开“省政府”和台北市联席会议,具体讨论中山北路平交道的修桥事宜。最后,省府会议决定:一、建桥经费由台北市政府、省铁路局、省公路局各出三分之一解决;二、工程由省公路局负责设计、监工,台北市政府负责规划及招标、发包、验收;三、大桥定名为“复兴桥”,马上准备动工。

高玉树的打算就要付诸实施了,欢欣鼓舞,便立即组织人马进行丈量、规划。

可是,他的修桥规划还没弄出来,公路局长林则彬就已做出一个决定:把修桥工程交给自己一个亲戚开立的营造厂承包建造。高玉树坚决反对,坚持要公开招标。因为省府会议把发包权交给了台北市政府,林则彬无可奈何。最后,在高玉树的主持下,市政府进行公开招标,最后工程由一家实力雄厚的厂商以底标价格的八五成得标。

但是公路局不罢休,以各种关系对得标厂商施压。得标厂商在林则彬的压力下,宣布放弃工程。这样,复兴桥还是由林则彬亲戚的厂商建造。

高玉树也是不好惹的,指使市政府审计处要求承包价格不得高于第一标价格。这下林则彬的亲戚不干了,宣布放弃第二标,把球又踢给高玉树。高玉树求之不得,于是请回第一标厂商,并且道歉说:“对方嫌利润不够大,放弃了。我给你们惹了不少麻烦。”

对方嫌利润不大,弃标而去。此家老板也不是吃素的。高玉树不得不和他商量,暗中许下一大堆诺言,这才成交。

这家厂商受标动工后,没过多久,高玉树对该老板“下次市政府有工程再补偿你”的许诺,就被人公之于众。此事引起不少人的质疑。

但是,这并不影响工程的进行。施工期间,高玉树每天从徐州路家里到市政府上班途中,必在工地现场下车一次,亲自视察工程进度,检查工人工作情形,当起了质量检查员。并且,工程有什么困难,也现场办公。由于高玉树的亲自督办,工人们的工作效率很高,工程进展顺利,五六个月的工夫,复兴桥建成,水银灯照明安装完毕,高玉树就举行通车典礼。

通车典礼很隆重。“省主席”严家淦致辞。

在众嘉宾中,蒋介石的特勤总管、联勤总司令黄仁霖第一次被邀请出席,也很高兴。他当面夸赞高玉树说:“高市长,你真是有能力又了不起的市长呀!”

他的赞扬很有作用。高玉树在回忆录中记述了典礼后的事情:“黄仁霖上将回去也向蒋夫人报告,夫人很高兴在士林官邸召见我,鼓励我要把台北市净化、绿化、美化。”

宋美龄又把黄仁霖的夸赞告诉蒋介石。

其实,在复兴桥工程开工的时候,“总统”上下班,车队每天都经过此地。蒋介石早就知道此事。并且,在汽车中的他经常看到高玉树在工地上,认真地督导、监工,便对高有了好印象。现在宋美龄一夸赞,蒋介石也很高兴。

第二日,他在“总统府”召见高玉树。在谈话中,他亲切地称呼高玉树为“打拚的少年仔”。

“我只是一个党外‘猴囝仔’(台语,喻年轻之意)市长。”高玉树告诉蒋介石说,“在我学生时代就从日本报纸上得知,您是中国领导北伐、抗战的革命领袖,我从小就敬重崇拜‘总统’。”

这话更让蒋介石心花怒放。高玉树后来回忆:“他不以我为非从政同志,而视我如后生晚辈,宽宏厚遇,勉励、垂询有加,使我毕生难忘,内心岂止是感动而已,热泪都夺眶而出呢!我决心尽瘁都市建设,报答‘总统’的关怀、知遇之恩。” 

复兴桥的建成,方便了蒋介石和市民的出行,高玉树因此获得了蒋介石和宋美龄的好评。蒋介石从此改变原来他从一些人那里获得高玉树是“街头小流氓”的印象,也不像其他人那样顾忌本省人身份,对台湾当地人从政逐渐变得比较宽容了。

  评论这张
 
阅读(5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