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悦读

品味文化之纯粹,解密历史之真相,激扬文字,感悟人生,好书与您共分享

 
 
 

日志

 
 

上海百乐门流行的黑话:“买钟”“大班”“拖车”由此开始  

2015-10-26 15:02:20|  分类: 民国女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摘自《民国女人:岁月深处的沉香》作者:王开林,东方出版社

 

二十世纪初,上海的礼查饭店(现浦江饭店,由洋人创办)周末必有交际舞会,灯红酒绿,履舄杂陈,中国人还无缘厕身其中。上海人崇洋媚外,善于模仿,交际舞在上流社会和中产阶层蔚然成风后,建造西式舞厅就成为投资家的热门选择。

在上海百余家舞厅中,最负盛名的有巴黎饭店的黑猫舞场、百乐门舞场、仙乐舞宫(英商沙逊出资建造,将古典风格和现代气派融为一体)。嗣后,经过一番激烈的竞争淘汰,百乐门、仙乐宫、大都会和丽都脱颖而出,并称为上海四大舞场。其中尤以百乐门广为人知。

 上海百乐门流行的黑话:“买钟”“大班”“拖车”由此开始 - 东方悦读 - 东方悦读

 

1932年,远东第一乐府”——上海百乐门舞厅(Paramount)刚刚建成,一位不甘寂寞的无名诗人就赶来凑趣,其芬芳的马屁被时人传为名篇:

月明星稀,灯光如练,

何处寄足?高楼广寒。

非敢作遨游之梦,

吾爱此天上人间。

到了二十一世纪初,北京最大的夜总会取名为天上人间,是否受到这首诗的启发?我们不得而知,但在寻欢者的心目中,天上人间就是最销魂的地方了。

当年,百乐门的确当得起天上人间的夸赞。为了建成它,盛七小姐共计斥资六十万两白银,由当时最负盛名的设计师杨锡缪绘制蓝图,建筑样式采择的是三十年代国际流行的Art deco,极其新颖时髦。百乐门楼顶中央矗立着高达九米的圆柱型玻璃银光塔座,璀璨无比的霓虹灯能熠耀一里之外。

百乐门的主体建筑共三层,第二层和第三层为舞厅。二楼舞池颇为宽阔,计有五百多平方米,号称千人舞池。舞池中央用汽车钢板整体支撑,当众人共舞之时,这种弹簧地板合着音乐的节奏,会出现倾斜和震颤,产生明显的波动感,可使舞步更为轻灵。百乐门是全上海独家装有弹簧地板的专业舞厅,其强大的号召力与此不无关系。舞池周围以十厘米厚的磨砂玻璃铺成,下装彩色灯泡,晶莹夺目。大舞池旁边有中池、小池、习舞池,中池、小池一般提供包场,习舞池配有专职教练员,免费教舞。三楼有回马廊,还有著名的金光小舞池。当时有人形容道:上也舞厅,下也舞厅。弹簧地板效飞腾,玻璃地板镶倩影。何幸!何幸!春宵一刻千金重。

百乐门不仅出红舞女,还出红歌星。梁实秋的第二任妻子韩菁清年轻时即是百乐门走红的歌后。百乐门的乐队——纳尔逊乐队和吉米金乐队——在上海也是首屈一指的人气组合。值得一提的还有,当年百乐门没有停车场,车子只能泊在远处小马路等候。为方便舞客,百乐门玻璃银光塔上安装了许多彩色灯泡,串成一个个数字。每辆等候的车子对应其中一个数字。当司机看到自己的车号在灯塔上亮起时,就知道主人要打道回府了。百乐门被外界赞为远东第一乐府,确实名不虚传。

有了舞场,以伴舞为职业的货腰女郎(舞女的谑称)自然应运而生,起先舞女多为外国妹,如西人创办的新华舞场,舞女均为西欧、白俄佳丽,日本人在虹桥开设的舞场,舞女均为东洋娇娃。后来,舞厅多了,规矩随之改变,中洋并取,水陆杂陈,各喜各好,应有尽有。

在上海滩,舞女被称为龙头,舞客被称为拖车。手脚大方的舞客邀请自己心仪的舞女跳舞,照例先开香槟,香槟贵至十元一瓶,舞女扣佣10%——20%。有些相熟的拖车为了讨好龙头,还会想方设法塞钱给舞女。场内耳目众多,不便出手,又不便托侍役代为转达,于是他们预先将小费包在花手帕中,当翩翩起舞之际,若有意若无意地塞给对方。

 上海百乐门流行的黑话:“买钟”“大班”“拖车”由此开始 - 东方悦读 - 东方悦读

 

为了避免众舞客共争一舞女而酿成祸端,舞厅普遍实行买钟制,舞客看中某小姐,即买断某段时间,请她坐台,或聊天,或跳舞。舞客若要在舞女身上寻求刺激,必须另外给舞女小费,她们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有明码实价,纵然舞客手脚不干不净,他也得量力而行。客人若看中某舞女,要带她去别的场所消遣,则先得买出街钟才行。通常所说的红舞女就是那些被舞场豪客抢着买钟的货腰女郎,她们的舞票多,收入高,被地痞、流氓盯上的风险也大。有的红舞女人老珠黄,却不肯草率从良,她们就摇身一变,由舞女转为大班(又叫妈妈生公关经理)。由于她们认识的熟客多,人脉广,在江湖上吃得开,善于利用手中的资源为一些入行不久的新面孔牵线搭桥,借此可以抽取数额不菲的佣金。这些大班在娱乐业中举足轻重,她们负责管理舞女,发掘新人,拉拢豪客,掌控人气指数,与红舞女一样,是各大舞厅的灵魂人物。最重要的是,舞场宾客三教九流,龙蛇混杂,这些大姐大手腕娴熟,与黑白两道有交情,能够呼风唤雨,排忧解难,舞女遇到麻烦不能自己摆平,就得请她们出面。有道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大舞厅对王牌大班的争夺往往趋于白热化。

舞场中最大的看点和卖点当然还是红舞女。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上海爵禄舞场的李丽娜,桃花宫舞场的欢笑风,大华舞场的陈雪莉,都因色艺俱佳而闻名遐迩。每天晚上,舞厅里围坐着一大圈舞女,但舞女大班总要为红舞女留出最好的位置,而这些皇后照例是姗姗来迟,方才显示出其身份之尊贵。红舞女的行头最为时髦,特别容易识别,而且每天必换,一星期内不会重复。挂头牌的走红舞女,以风姿绰约、纤秾合度令那些堕鞭公子、走马王孙销魂荡魄,一掷千金。

当年,上海滩的一些甲级旅馆如大东东亚大中华都有女客租住, 在国际金门和华懋公寓这类特级旅馆中,女客的档次更高,而且租期更长。这些香艳神秘的女人多半都吃青春饭,她们有的是上海各大舞厅中的红舞女,有的过去是书寓、长三堂子中的红人,从良之后,被夫家休弃,只好重操旧业,出来招蜂惹蝶,有的是离家出走、被花花世界收入笼中的金丝鸟。她们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排场不小,在黑白两道之间游刃有余,但她们充其量只能算是交际草,离交际花还有一段难以缩小的距离。她们要获取交际花的资质认证,光有千娇百媚万种风情仍是远远不够的。

上海百乐门流行的黑话:“买钟”“大班”“拖车”由此开始 - 东方悦读 - 东方悦读


起初,交际花是舶来的褒义词,非出身豪门的名媛不得称之。交际花交际草的严格分际就在于她们是否公认的名媛

老辈文史作家陈定山在其笔记《春申旧闻》中写到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滩的交际名媛,特别标举了以下几位:上海名媛以交际著称者,自陆小曼、唐瑛始;继之者为周叔苹、陈皓明。周(叔苹)是邮票大王周今觉的女公子,陈(皓明)则为(中华民国)驻德大使陈蔗青的爱女。其门阀高华,风度端凝,盖尤胜于唐(瑛)、陆(小曼)。自是厥后,乃有殷明珠、傅文豪,而交际花声价渐与明星同流。

应该说,交际名媛交际明星这两个名称在概念上有很大的区别。名媛必须出身于豪门巨族,即使不算钟鸣鼎食,其父祖叔伯也得有相当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声望。明星则不必受此限制,寒门女子色艺俱佳,演得几部电影,唱得几首情歌,跳得几支洋舞,懂得几门外文,就能成为明星,在交际场合受人追捧。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唐瑛与陆小曼齐名,两人多才多艺,各自在婚姻上做尽轰动一时的波澜文章。陆小曼与王赓离婚,再嫁徐志摩,不吃西点(王赓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而吃海宁菜,曾引起轰动,成为话题女王。她捧昆伶,抽鸦片,与翁瑞午形影不离,也招致许多非议。

 

 上海百乐门流行的黑话:“买钟”“大班”“拖车”由此开始 - 东方悦读 - 东方悦读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